满族都有哪些传统体育项目

  桦皮篓即由桦树皮编织而成的一种盛具,是祖辈居住在白山黑水之间的满族民众从事生产的主要工具。由于长白山以桦木为盛,因而这种桦皮篓在当地的满族中是常见的一种工具。正因为如此,以“桦皮篓”为对象而形成的一类活动形式,逐渐地演化成一项对抗性的角力项目。

  桦皮篓比赛形式,一般用麻绳或皮条结成圆周为二至三米的环状绳套,呈桦皮篓丝的圆形状,圆形的绳套置于场地中线,角力双方分别于中线两侧站立,握住绳套边缘。双手握绳距离与肩等宽,持绳高度与肩平。中线两侧向外延伸三四米处各有一条终点线。

  桦皮篓比赛发令后,双方扯住绳套套在身上,并用力往己端拉。在拽拉抗衡中迫使对方失利,使之拉过中线和自己一方的终点线。比赛要求在发令后才能拉绳,任何一方不得随意抬手,将对方拉过己端终点线时必须身体仍在圈内,否则无效。

  拉地弓,是满族民众在农业生产间歇时普遍开展的一项较力型活动。其具体形式是双方皆席地而坐,两足相抵,双手同握一根木杠或锄把,往自己方向拉,以将对方拉起为胜。

  拉地弓比赛的参赛人数不限,一般为二人一组,采取抽签决定场地和内外握杠的方式。比赛为三局两胜制,第二局互换场地和内外握杠。如各胜一局,再以抽签法确定第三局场地及握杠法。

  比赛过程中,对抗的两人均席地而坐,两足相抵,膝部不得弯曲,双手同握住木杠。裁判待两人用力均匀,杠子处于中间状态时,发令比赛开始。此后,两人即用力向自己一方拉杠子,一方臀部先离地面或杠子脱手即算失败。

  比赛时,故意分腿以脱脚者属违例,三次违例者为负一局。比赛停止时,双方都不得突然松手而使对方猛然跌倒,以免造成危险,应礼貌结束比赛。

  “狩猎”活动,是满族猎手经常进行的一项传统体育形式。最初是猎手双方以猎物(如虎、熊、狼、豹等模型)装入对方背篓中取胜,后衍变为满族的一项传统体育活动。

  “狩猎”比赛是在边长15米的正方形场地中进行。比赛时,上场两队,每队3人。两队队员均身背背篓,分别站在场地中线两侧。比赛开始后,各方队员将本队沙袋通过传递等动作投入对方队员背篓中。被逐目标可进行奔跑躲避或用手拦挡沙袋,但不能把对方沙袋握在手中或抛掷出去,投中者即可得分。每得一分,双方都要回到本队场地一方重新开始。比赛中如有犯规动作则要罚分,最后累计得分多者为胜。

  “狩猎比赛分为两局,净赛20分钟,局间可以调换场地,也可换人。队员所用背篓由塑料制成,高20厘米,篓口呈半月形,也可用塑料小筐代替。沙袋用帆布缝制,重约20克,双方以不同颜色区别。

  “狩猎”活动,在一定程度上与现代篮球进攻和防守的基本功训练相似,对锻炼身体器官,提高速度,增强灵巧性、准确性和判断力以及队员之间相互合作都有着积极作用。

  踢石球,是流行在甘肃满族人中的一项体育活动形式。由于多数满族人早至公元17世纪中叶就由外省迁来或随着满族旗兵来西部驻防,开始了满族人口在甘肃的繁衍,因而踢石球活动在这一带流行当具有较早的历史了。时至今日,踢石球在甘肃的满族民众中已经成为一项非常盛兴的体育项目。

  根据对当代踢石球活动的分析,一般所用石球多用花岗岩制做,球面光滑,球体直径约一尺 。

  踢石球的活动,是从有坡度(坡度系石球能从坡面自上而下自然滚动为宜)的斜面底处开始,参赛者单足脚背将球沿斜面自下而上推踢出去,待球滚至一定高度返滚回来,再用另一只脚用同样的方法推踢,以此双脚交替进行。待双脚无力推踢石球时,另换一人推踢。比赛结果以踢球次数多者、球滚高者为胜。

  绳飞,又称跳百索,是清代满族人对跳绳的一种叫法。清代《有益游戏图说》偶这样的记载:“用六尺许麻绳,手执两端,使由头上回转于足下,且转且跃,以为游戏,是谓绳飞。”这是满族青少年中普及流行的一种体育项目。

  绳飞的跳法,一般有三种形式,一种为游戏性跳法,即边跳边伴唱,以娱乐为主;另一种是技巧性跳法,有单脚跳、换脚跳、双脚并跳、双脚空中分跳以及蹲跳等多种花样动作;还有一种是快速跳法,有快跑跳绳比赛和原地快跳比赛之分。

  绳飞的技巧主要在跳的定技和上肢的摇绳频率上,当绳的摆动与跳跃配合默契、协调时,一个跳绳动作才能完整。这是适合于少年儿童开展的体育活动。

  放风筝活动,长期以来就是北京满族中老年人喜爱的传统体育活动。早至清代,为清宫制作和演放各种风筝的北京满族人“金大姑”,就是著名风筝世家的传人。她的风筝制作工艺享誉一方。早在北京市举办的第一届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,曾经在空中出现过两只与众不同的风筝:一只是绢制窄翅蜻蜓,在天空轻盈自如飞翔。一只是全长三十六节的老式蜈蚣,色彩逼真,起伏摆动,活灵活现。这两只风筝便是金大站的遗作,已保存了四十多年。

  放风筝是一项适应面很广的普及型体育活动,男女老少皆宜。这一运动项目即可进行表演,又能举办比赛。风筝比赛时,要分风筝类别和大小规格,以高度和速度计算成绩,也可进行双人和集体比赛。

  放风筝要有充沛的体力和速度,因此对增进人体内脏器官功能,外部特别是四肢活动能力均有积极作用,因而能达到活动筋骨,增强体质的效果。

  “雪地走”,是类似竞走的一项体育活动。这一形式也称走百病,据传是由满族妇女结伴在雪地行走,看谁走得快而不湿鞋这种活动演变而来的。这一活动在清代的文献中多有记载,如《清稗类抄》第一册《时令·满洲岁时纪略》载:“正月十六日妇女步平沙,曰走百病。”《郎潜纪闻》也说:“京师正月朔日后,游白塔寺。……十六夜,女子出游,谓之走百病。”反映出这一类似的活动在当时是很流行的。

  “雪地走”比赛的形式,包括有60米、80米、100米和400米接力竞走等,比赛的场地可利用田径跑道。参加者一般脚穿底垫10至15厘米高度的鞋子或木履。发令后,选手快速离开起点线,不得抢行,抢行两次即取消比赛资格。行走时两臂前后摆动,既要巧妙地掌握好身体平衡,又要有一定的速度和耐力。途中不得串线,按到达终点先后排列名次。

  “雪地走”比赛形式除速度竞走外,还有在音乐伴奏下做各种不同动作与各种队形交换的表演和表演赛,以表现动作协调和节奏的美感。这一活动形式对掌握身体平衡,协调动作和节奏,以及对下肢和腹部的锻炼都有一定的价值。

  珍珠球来源生产劳动——采珍珠,是满族人民传统的体育项目,现为全国“会”竞赛项目,珍珠球是在有水区,限制区,封锁区和得分区的场地内,双方运动员各7名和一种体育比赛,珍珠球比赛不仅要求水区内的4名队员具有良好的个人技术良好的配合意识,还要求水区运动员与抄网队员默契配合,珍珠球比赛具有很能高的观赏价值。